“江西山水真吾邦” 江西山水真吾邦注音版

 定制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04 02:37

□朱 虹 宋佳星

苏轼(1037年-1101年),字子瞻、和仲,号铁冠道人、东坡居士,生于经济蓬勃、重文轻武的北宋,是良好的文学家、书画家、美食家和治水专家。

苏轼天赋异禀、才气横溢。他博采众长、涉猎广泛,在诗、词、文、赋、书、画诸方面均取得庞大成就,综合评价,在海内外堪称翘首。苏轼的一生,跌宕起伏、多次被贬。他曾在14个州县担任过职务,足迹遍布神州大地。

苏轼虽然不是江西人,也从未在江西任职,但他对这里情有独钟,多次来此游历,并留有一百多首诗词。第一次到江西,就以江西省名为诗名,题写名篇《江西》,开头两句即是“江西山水真吾邦,白沙翠竹石底江”,对江西的绿色生态高度赞美,并直抒胸臆:江西山水真是我的家乡啊!

“不识庐山真面目”

元丰二年(1079年),苏轼因讽议新政导致“乌台诗案”,被贬为湖北黄州团练副使。5年后改迁汝州,途中途经江西,便有了与江西的初见。

首次游历江西,自然会选择闻名古今的庐山。4月是庐山最美的季节,苏轼在这里驻足了一个月。初赴庐山,他便被庐山美景深深吸引,古往今来的文人大家早就留下大量赞美庐山的名作,而苏轼也一发而不行收,四过庐山,在这里留下了50余首诗词,其中最有名的是《题西林壁》:

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崎岖各差别。

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开头两句描绘了庐山的层叠交织、千姿百态,尔后两句是借景说理,人们之所以不能辨认庐山的真实面目,是因为身在庐山之中,为庐山的峰峦所限,看到的只是局部而已,从差别的角度只能看到差别的内容。苏轼该书人们,要认识事物的真相与全貌,必须逾越狭小的规模,即所谓“政府者迷,旁观者清”,人最难看清的也正是自己!

以往写庐山的诗词,大多是赞美壮丽的景致,而苏轼既描绘了庐山的神秘莫测,又运用了深入浅出、朴实简练的语言表达出处事的哲理,寓意深刻,启人心智。这与苏轼的人生感悟有很大的关联,他卷入了新旧之法的争议,阻挡新法,但并不偏激,主张罗致新法合理身分,反而又为旧党所不容。

因此,苏轼笔下的庐山是扑朔迷离的,正如其时的政治情况,朝廷各党派都执著于固有的执政思路,不能理性地思考事物生长纪律。苏轼对山水的体察,反映了他善于从差别方位认知事物的思想变化,也反映了认识事物的普遍纪律。这首诗虽只有短短的四句,但却逾越昔人,后无来者,成为苏轼最有名的诗歌之一。

“事不目见耳闻”,不行“臆断其有无”

苏轼拥有一双善于发现的慧眼,正是这双慧眼让他始终保持乐观的心境,在失意之时不气馁,在艰难之境不潦倒。